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做一个五分烟火味的人

作者:阡容与 来源: 时间:2017-06-2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我从小就喜欢做饭,哪怕第一次做饭差点把灶台给烧了,但是鉴于当时年纪太小所以每次谈及此事不紧不觉得难为情反而有几分骄傲!
  
  但是我从小就被大人数落一件事,尤其是我妈,每次姥姥姥爷告诉她我又自己一个人做啥饭啥饭啦,我妈虽然也会以微笑开场,但是笑着笑着就会说我,怎么老是偷偷做饭?就那么不喜欢别人站在旁边指导啊,这个毛病可不好,旁边有人看着说着多好,万一弄不好在惹出什么祸来可咋弄。但是我就是喜欢一个人默默地做饭,为爱的人制造惊喜是主要的原因,虽说很多时候变成惊吓或者其它;另一个原因,我很享受独自做饭的乐趣,一个人洗菜,切菜,生火,炒菜,虽然忙乱得汗流浃背、晕头转向,锅碗瓢盆让我祸害的不像样,可就是喜欢这个过程,很快乐很满足。
  
  记得有一年夏天,妹妹放暑假来到姥姥家,那天碰上姥姥姥爷一大早起来就拌嘴,这两个老人啊,从我记事起就没停止过硝烟战争。姥姥嗓门特别大,气上心头的时候声音大的更是可怕,姥爷呢,平时就慢声细语的,就算遭遇到姥姥狂风暴雨般的唇枪舌战,他顶多就是气呼呼反驳一句:吵个啥!都让外面的人听到了!邻村的人都能听见!哎呀,我的姥爷呀,我对他是万分的同情,但是从来帮不上一丁点忙!有一次跟姥爷走在路上,我正摆弄着手里的一朵头花,老爷忽然很神秘地问我:晨泼,我跟你姥姥谁的脾气好?我脱口而出,你的脾气好!姥爷顿时开心极了,好像是得到了至高的荣誉和肯定,他又接着问,妮儿,我跟你姥姥谁好?我又斩钉截铁地回答:你好!这下姥爷更开心啦,脚步也一下子变得特别轻快,嘴里哼着小曲儿背着双手优哉游哉地向前走去。现在想来,姥爷真是幼稚的可爱,怪不得大家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原来人老了真的会返璞归真回到小时候呀!
  
  哈哈,一谈到姥姥姥爷总是控制不住往旧时光里一直钻。话说回来,那天姥姥姥爷吵完架谁也不理谁就各自出门找老伙伴玩纸牌去了,我跟妹妹一开始玩得不亦乐乎,没心没肺,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突发奇想,跟妹妹说,咱俩做饭吧,等姥姥姥爷回来他们肯定特别高兴,那他们不就和好啦。我妹没啥异议,说干就干,但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主厨,妹妹给我打下手。至今还记得做的其中一道菜是:凉拌苦瓜。哎呦,那个时候真的啥都不懂,就直接把苦瓜洗了洗,泡都没泡,直接切成轱辘,然后在盘子里摆成两列,印象中好像是把两双筷子摆到了苦瓜上面,然后啥调料都没有放,当时我还自信满满地跟我妹夸耀:这叫“忆苦思甜”,虽然苦瓜很苦,但是待会就跟他俩好好讲讲道理,让他们回忆回忆各自的好,那就大功告成啦!我妹觉得我说的甚有道理,所以跟我一起开始了焦急又激动的等待。
  
  到真正中午做饭的时间姥姥姥爷回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依旧谁都不搭理谁,姥爷一进屋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美味佳肴”,他立刻笑得合不拢嘴,回头跟姥姥说,你看这俩闺女儿做的啥?姥姥进门来看了看桌子上的“大餐”一下子也笑了,问,这是啥饭啊?我一看撮合两个老顽童和好有戏,立刻展开金牌调解员的架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给两位详细讲解了这顿“爱心餐”的意义,尤其着重讲了那盘压轴菜“忆苦思甜”!结果姥姥姥爷非但没有品尝我跟妹妹,主要是我的劳作成果反而又回到了僵持的状态,搞不懂为啥。我一看顿时来了气,不再语重心长地娓娓道来,直接拿出平日里姥姥责备姥爷的气势跟他们“晓之以理”:这不都是为你们好吗,我跟方舒两个人忙了一上午,不就是想让你俩好好的,怎么这么不懂事······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姥姥姥爷像一对意识到了错误羞愧难当的小学生,在威严的老师面前只是低着头不敢再说什么,我一看又于心不忍了,也干脆就软了下来,又开始了温柔的“动之以情”策略,结果嘞,我忘了,应该是姥姥姥爷和好如初了吧,不然那天的午饭真的是要吃“忆苦思甜”咯,如果真的那样估计就没有现在依旧钟情做饭的我了,肯定早就有不再害人害己的自知之明,自动放弃对“大厨”的狂热追求了!
  
  其实姥爷是个做饭的好手,他壮年的时候在洛阳卷烟厂为一厂子的人做饭,后来退休回到村子里又开了一个油条、糖糕的摊子,硬是用一辆架车和一声吆喝在邻村几个油条糖糕摊子的激烈竞争下漂亮的杀出重围。再后来,姥爷年纪大了没有太多力气做饭,但是十里八村只要有红白喜事照样还是请他去帮忙,就是看重姥爷厨艺好,人也和蔼可亲,谁问他关于做菜的事情他就开心的笑不拢嘴,他都恨不得一下子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跟人家一一道出。但是在家里就总是被姥姥各种嫌弃,不是嫌他放油太多就是嫌他不好好做饭净想着变花样瞎折腾,所以姥爷在家里是各种壮志难酬啊!
  
  我从小吃姥爷做的饭长大,所以后来自己尝试着做饭的时候总免不了模仿着姥爷的方式,但是连大姨那样做饭的好手都学不到姥爷手艺的几分之几,我就更不行了,不过大姨说我姥爷很多做饭的方法过时了,费时费力并且作出来的味道也不是那么好吃,只不过姥爷在世的时候她不好讲明。
  
  不管怎样,我现在现在依旧想念姥爷做的饭菜,其中有一个“霜打馍”,是我上小学的时候姥爷做给我吃的,比商店里卖的任何糕点都好吃,只不过家里除了姥爷谁也不会做,文大姨她说没有听说过,我想这辈子再也没可能吃到“霜打馍”了,不仅仅是这道美食,就算其它的我妈和大姨都会做的饭,虽然也很好吃,但是味道绝对再也找不到原来的了。
  
  前一段时间,下了班我突然想尝试着做姥爷生前的拿手好饭欻饼,就是鸡蛋煎饼。在家的时候我妈经常给我做,我也时不时接过手来试试,没想到做的还挺好。只不过在家用的是平底锅,姥不用平底锅,而是一般的炒锅,但煎的每个鸡蛋饼都是色香味俱佳。那天我用百分之百的热情去煎鸡蛋饼,结果在乌烟瘴气的厨房里手忙脚乱地抢救着那三个黑乎乎黏糊糊的······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它们,反正是让人不忍直视的,某种东西吧。
  
  虽然遭遇了滑铁卢,但是内心依然很强大,这点失败算不得什么,我依旧坚持着对做饭的热情。尤其是遇见了晨,心里总是会冒出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想法,有的时候上班走神竟也能在考虑给他做怎样怎样的美味中笑出声来。于是便开始疯狂沉醉于各种美食节目,学着做晨喜欢的饭菜。但是每次做出来的饭似乎都不能太尽如人意:学着做排骨汤,结果汤汁被我熬得所剩无几;学着做米粉,结果油太腻肉太硬;学着蒸蛋,还自以为是地往里面放几片虾仁,结果鸡蛋蒸得太老,虾的腥味更是火上浇油······我还想学着做蛤蜊,但是跑了两个超市都没有,莫不是谁告诉了那些蛤蜊快点逃走,不然会毁了它们“美味”的英明!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要荤素通吃!
  
  我希望未来的自己能既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小文艺,又有满身烟火味的大地气,然后在很多年以后,若也能有一个小朋友坐在电脑旁敲下一行这样的字就打满足啦:我喜欢妈妈做的饭,但是妈妈说她喜欢她外公做的饭,我问妈妈她的外公是谁,妈妈说她的外公很会做饭,但是她的外婆总是捣乱······
    标签:
    广告位